您当前的位置:116人才网 > 职场资讯 > 新闻动态

名家大师是如何看待佛法的?

来源:一个男人求职管家 时间:2017-09-14 作者:素山 浏览量:


《佛法在创业中的思考及应用》

序二
南怀瑾先生讲《金刚经》是佛教经典中很特殊的一部,它的伟大之处就是超越了一切宗教性,但也包含了一切宗教性。我们在研究金刚经时,不能将它局限于佛教的范围。《金刚经》在学术的分类上,归入般若部。大智慧叫做般若。所谓般若智慧不是普通智慧,是指能够了解道、悟道、修正、了脱生死、超凡入圣的这个智慧。“一切圣贤,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古往今来的一切修行者、圣贤,只会因个人程度深浅不同,因时、地的不同,所传化的方式有所不同而已。节选自南师著述《金刚经说什么》
 
弘一法师讲,佛法以大菩提心为主。菩提心者,即是利益众生之心。智者不执着我相,故曰“空”也。即是以无我之伟大精神,而做种种之利生事业。弘一法师又讲,一佛法非迷信,佛法本来无崇拜神仙鬼怪等事。其仪式庄严,规矩整齐,实超出他种宗教之上。又佛法能破除世间一切迷信而与以正信,岂有佛法即是迷信之理。二佛法非宗教。三佛法非哲学,佛法如智者能亲见全象,十分清楚,与前所谓盲人摸象者迥然不同。因佛法须亲证“真如”,了无所疑,绝不同哲学家之虚妄测度。四佛法非违背于科学,近代科学家持实验主义者,根据眼前之经验,毫不加以玄想;防经验不足持,用人力改进,以补通常经验之不足。佛家之态度亦尔,彼之“戒”“定”“慧”三无漏学,皆是改进通常之经验。五佛法非厌世。六佛法非不宜于国家之兴盛。七佛法非能灭种。八佛法非废弃慈善事业。九佛法非是分利。十佛法非说空以灭人世。节选自法师所著《李叔同说佛》
  
季羡林先生讲,佛教是从印度传到中国来的。中国人接受了这一个外来宗教以后,并不是墨守成规、原封不动地把它保留下来,而是加以改造和提高,加以发扬光大,在传播流通的过程中,形成许多宗派。在佛教义理方面,中国高僧在几百年上千年的钻研与学习中,有了很多新想发展,有的又“倒流”回印度,形成了我说的“佛教的倒流”。禅宗,虽然名义上是菩提达摩从印度传到中国来的,但是实际上是在中国发展起来的一个佛教宗派,流行的时间最长,最富有中国色彩。
 
我觉得佛教似乎是一个唯理的宗教,讲究义理的宗教,不要求信徒盲目崇拜的宗教。大乘唯理的倾向更加明显。它对宇宙万事万物,对人类社会,对人们的内心活动,都深入研究,挖掘之深。之广,达到惊人的水平。它十分强调智慧,标举“缘起”的理论,认为一切都是无常的,一切都是变动的。因此恩格斯认为佛教有辩证的思维。它的理论当然会有矛盾,会有牵强附会之处,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总起看来,他的教义中颇多哲学因素。
 
说佛教是无神论,在某种意义上是正确的。我们不妨粗略地把佛教分为两个层次:高和低。低层次的佛教烧香拜佛,修庙塑像,信徒们相信轮回报应,积德修福,只要念几声:‘阿弥陀佛!’就算完成了任务,不必深通佛教义理,宗教需要也能得到满足。但是,这并不是佛教的全貌,只是低层次的佛教。高层次的佛教信徒,虽也难免晨钟暮鼓,烧香礼拜;但是他们的重点是钻研佛教义理,就像一个哲学家钻研哲学。钻研的结果,由于理解面的不同,理解者的修养水平、气质、爱好也不同,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很多宗派。节选自季羡林所著《季羡林说佛》
  
梁启超:“佛教是建设在极严密极忠实的认识论之上,用巧妙的分析法解剖宇宙及人生成立之要素及其活动方式,更进而评判其价值,因以求得最大之自由解放而达人生最高之目的者也。”《饮冰室合集·专集》
 
梁启超在1922年6月3日在北京“中华心理学会”上讲:“大抵佛家对于心理分析,异常努力,愈析愈精。释迦牟尼时代,虽仅分受、想、行三大聚。“行”的方面,已经错杂举出许多属性,后来学者将这些话整理一番,又加以剖析增补,大类中分小类,小类中又分小类,遂把“行相”研究得如此绵密。我的学力还够不上解释他,而且时间亦不许,姑说到此处为止。但我敢说一句话,他们的分析是极科学的,若就心理构造机能那方面说,他们所研究自然比不上西洋人;若论内省的观察之深刻,论理上施设之精密,恐怕现代西洋心理学大家还要让几步哩。”可参考梁启超著《佛学研究十八篇》
 
最近翻译出版的《科学与宗教引论》指出,佛教对待科学的这种整体亲近的态度,不仅仅因历史原因而形成,还涉及更为神学性质的其他因素。比如,佛教是非有神论(nontheistic)。这导致晚近的一些佛教论者指出佛教比起基督教有神论来与科学更为和谐的证据。可参考《科学与宗教引论》【英】阿利斯特·E.麦克格拉恩 (王毅 魏颖 译)

本文节选自《佛法在创业中的思考及应用》。由【省学社】授权发布。可在微博搜索关注“省学社”探讨。END

分享到:
分类浏览